趣书网 > 玄幻小说 > 纯阳武神 > 纯阳武神 第一千零三十五章 两界气运,升起的虚幻神座!

纯阳武神 第一千零三十五章 两界气运,升起的虚幻神座!

 热门推荐:
    战神图录!


    战天山巅,随着苏乞年开口,归舟月几人不禁愣住了,这真是……好大的口气!


    但想到这位刚刚在南天门外,以一己之力击毙了一群诸神子嗣角斗场上的顶尖强者,并生生压过了神榜上快要跻身两千名之内的钩无神主一头,他们又觉得,或许战神图录这四个字,终有名副其实的一天。


    “此新法半部足以。”


    天磨神主感叹道,命运长河无定数,但有了这半部战神图录,只要老神王还在,两界人族及至天庭,或许一个纪元,或许两个纪元,乃至更加漫长的岁月,终有复归绝巅的一天。


    人族崛起,自古以来都不是为了称霸天界,只是想要这茫茫世间,能有一方净土繁衍生息,但就算是这样的愿景,无尽岁月以来,葬下了多少先贤强者的血与骨,也未能彻底摆脱这天界纷争。


    归根结底,还是不够强!


    若是人族能够更多几位三十七代天帝一般,令诸神惊悸的存在,或许就能够为这诸天重立秩序,令众生安享太平,所求者,不过生老病死,寿终正寝。


    至高神主的念头,有时比时光流转还要快,天磨神主随即看向苏乞年,道:“新法出世,族运有感,只是老头子想问一问,你准备好了吗?”


    苏乞年自然听得出这句话的深意,他目光在震元、天磨两位至高神主,乃至归舟月,玄无界,继明几人脸上扫过,今日一战,他看到了很多东西,一些顾忌与思虑被放下,无论未来如何,他只知道今天他站在这里。


    “若天庭不负人族,苏乞年不负人族。”


    震元神主眸光先是一凝,而后就笑了,继明瞪大了眼珠子,他入门的这些年里,震元神主不苟言笑,他还是第一次见到师父如此高兴,这简直比与其他天山之主论道有所得,还要更加欣喜十倍不止,他看一眼苏乞年,总觉得这话在两剑山时曾经听过,但似乎又有所不同。


    嗡!


    下一刻,天磨神主深邃的眸子里,两口石磨浮现,缓缓转动,这像极了命运磨盘,但苏乞年却能够感到,这两口石磨勾连的,似乎不只是命运长河。


    轰隆!


    紧接着,战天山之巅,虚空裂开,无穷紫气粘稠若浆汞,缭绕金色瑞霞,像是一挂天瀑垂落,将苏乞年淹没。


    这是一股与人界星空意志眷顾,截然不同的气运加身,苏乞年能够感到,在这股紫气琼浆中,弥漫着的苍茫而灼烫的战意,隐约间,他像是看到了憧憧人影,在无尽时空中显现,朝着他颔首,尤其是一些身影,像是扎根在了时空长河上,任凭时空河水冲刷,也岿然不动,像是已经屹立了千古岁月。


    苏乞年心中生出一股明悟,这是属于天界人族的族运,此刻在向他垂青,至此他与脚下的这座天庭,这中天界栖息的无数人族,再也难以切割,休戚与共。


    他接引这天界人族气运入肉身诸天,另一股紫气琼浆自虚无中浮现,这是来自人界星空意志的眷顾,两股气运之力,没有半分窒碍,在肉身诸天内融为一体,万道星辰齐震,整个肉身诸天瞬间紫意盎然,苏乞年心念通透,愈发明净,乃至对于诸道的把握,也更加圆融,但这些都是其次,他观照己身,忽然吃了一惊。


    因为六重神藏大窍,此刻齐齐复苏,像是有所感应,永恒战血自沉寂中醒来,却尽数涌入肉身诸天,至高永恒战血如汪洋般汹涌,倒映万道星辰。


    昂!


    一条赤金天龙自这片战血汪洋中扶摇而起,苍茫的龙吟声瞬间传遍了这肉身诸天的每一寸角落,继而,在那挤满了万道星空的紫气映照下,有难言的虚影,在战血汪洋上空缓缓浮现,那像极了一张……神座!


    苏乞年心神剧震,怎么也没有想到,两界人族,不同的气运眷顾交融,竟然滋生出了这样惊人的异变,此刻他映照肉身诸天,怎么看,那涌入肉身诸天的至高永恒战血,都像是另类的诸天道海,与万道星辰共鸣,神座也由此自诸天道海中升起。


    那是一张紫色的神座,虚影都谈不上,更像是一道朦胧的幻影,有金色瑞霞缭绕,而那条赤金天龙,就此盘踞在这虚幻的神座椅背上,像是图腾般,没有半分违和感。


    这算是……龙椅吗?


    苏乞年念头转动,这实在是有些匪夷所思,他尝试勾动一缕永恒战血,落在这虚幻的龙椅上,却落空了,似乎是因为尚未彻底凝实,还无法承载其身,但他总觉得,眼下的肉身诸天,像是生出了一分莫名的变化,似乎更多出了一分真实感。


    这一切,都只在苏乞年的念动之间,时光流转,甚至连一息都没有过去,他敛去气运眷顾,那映照肉身诸天的漫天紫气顿时没入虚无,至高永恒战血复又归寂,神座隐没,战天山巅,他睁开双眼,朝着天磨神主点点头,道:“多谢前辈。”


    “这是你应得的,”天磨神主摇摇头,道,“只是气运变化,同样难以捉摸,虽然不比命运虚无缥缈,难有定数,却也需要你悉心体悟,才能真正逢凶化吉,纳为己用。”


    苏乞年深吸一口气,这的确难以捉摸,需要悉心体悟,这是一种前所未有的变化,超出他当下的认知。


    接下来,就是一场关于半部战神图录的论道,即便是两位至高神主,也放下了身段,向苏乞年请益,关于肉身神藏大窍与祖血之变,他们需要进一步与天帝海的战血蜕变进行印证,尤其是震元神主,早年曾经进入过天帝海,这部战神图录日后是否真的能够取代天帝海,令原初战血与原初战体不至于失去传承,还需要进一步参悟与修行,甚至在天庭众部传道。


    一部新法的诞生,绝不是闭门造车,哪怕是苏乞年也明白,越多人修行,他才能够进一步完善剩下的半部战神图录,尤其是关于肉身神藏大窍,不同的人族间的差异,这都需要各种印证,才能够真正圆满无瑕。


    毕竟从现在这一刻开始,这部战神图录,不再属于他一个人。


    这一论道,就是三天三夜,期间两位至高神主也向大师兄洛生探寻阵道修行之法,毕竟对于天界而言,长生路从未断绝,是以对于阵法,从未有过多看重,不像浩瀚星空中,为了抗击百族,人皇伏羲氏开辟阵道,虽然未曾映照诸天,但天地玄黄,宇宙洪荒八极阵法,连诸族强者都敬服,无尽岁月中偷师者众,尤其是阵道大宗师,执掌宇宙两极阵法,在纪元之战中,是足以比肩诸皇的强大存在。


    至于归舟月几人,在铭记与尝试修行战神图录的同时,也不忘向苏乞年请教关于神话领域的种种关隘,但可惜,他们注定了要失望,因为六重神藏大窍洞开的苏乞年,根本没有什么准备,就直接以蜕变的至高永恒战血劈碎了神话天壁,打开了界关。


    六重神藏大窍!


    这无疑令归舟月几人震动,难怪这位跻身神话领域后,战体如此强大,连钩无神主都有所不及,远超一般新晋的至高神主,原来不仅仅是神话界关,贯通了六重神藏大窍,同样可以看做是另一道神话界关。


    相当于打开了两重神话界关,这无疑给归舟月几人开启了另一条神话之路,身为人神子嗣,他们背负的不仅仅是强大的血脉,也有无数的目光,他们很清楚,神话领域在角斗场上是存在的,即便他日跻身于内,又如何能够抹平与那些先行者的差距,这半部战神图录,令他们战血沸腾,生出无穷战意。


    “对了!”倏尔,似乎想到了什么,姬镇狱问道,“大哥,伱最后斩开钩无神主虚空天堤的那一刀,那最后勾动的,是无上战名吗?”


    苏乞年一怔,而后就有些尴尬了,他连刚刚闭关开辟的新法都拿出来了,还是没能转移这憨货的目光,难怪诸天山对其避之不及,这实在是不止一点讨嫌,要不是震元两位至高神主在场,他都想一脚将其踹下战天山。


    大师兄洛生的目光也变得有些古怪,看一眼苏乞年,又看一眼姬镇狱这七位人神子嗣,嘴角泛起一抹玩味的笑。


    天磨神主也被吸引了注意力,的确,此前南天门前一战,他也注意到那两团琉璃战辉,天界周知,他人族无上战名,只有青铜、白银、黄金、紫金四种,这种气运眷顾对于战力的提升,只在封神路前有所增益,一旦踏上封神路,就难以为继,至多只能令精神意志更加凝炼,心神清明,不为一般的精神杀伐秘术所伤。


    难道绝地天通这么多纪元过去,与阵道一般,下界的同族,在人族战名上,也有进一步的衍化?


    “要不……你们先走?”苏乞年嘴角挤出一抹笑,看向归舟月,在他看来,这位时光真神的嫡女性子最孤傲。


    “不!”归舟月轻轻瞥他一眼,拒绝得很干脆。


    (本章完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