趣书网 > 其他小说 > 五代河山风月 > 五代河山风月 485、尘埃落定

五代河山风月 485、尘埃落定

 热门推荐:
    秦淮河东岸,火光连绵,远眺去大军营帐层层叠叠,鳞次栉比,在远处青黑高墙映衬下格外显眼。


    那些高高城墙,已被四面围困,水泄不通。


    三月初,天气已经开始回暖,南面润州投降,东路军也顺利到达城下,吴军主力则围困常州残余守军。


    至此,各路大军,超过七万人已经汇聚到了金陵城下,四面扎下营垒,将金陵城围定。


    三月初三,曹彬于秦淮河和上一艘船中宴请各路大军的将领,这是一次重要的会面,各路大军从四面出发,相距千里,如今已打通东西,齐聚城下。


    东路军主将刘仁赡,中路军主将李处耘,吴越军领军王审琦等一起汇聚在秦淮河上。


    吴越向来事中国为正朔,与江南有世仇,当初后周攻淮南时他们也奉诏出兵了,而且他们只要出兵,一般都由宗主国派出将领去统帅。


    王审琦就负责统帅吴军,而李昉则留在吴国作为使者。


    众人会师之后都十分高兴,此次会师,意味着江南这片土地,如今还在唐国控制中的土地只有南都洪州,以及一座金陵孤城了。


    众人接连上船之后都笑着打了招呼,作揖行礼,随后落座,岸边则是大量的士兵守备。


    落座之后,曹彬先让自己的书记官挂起一张地图,为在座的所有的主将介绍了全局的形势,随后又当着所有人的面,念了官家的来信。


    “官家说前线的事我们自己根据形势可以做主,不过官家提醒,必须注意洪州方面援军的反扑,着重保护采石矶的浮桥。”


    说着他在地图上指着长江上游的地方,“我在皖口附近留下人马驻守,不过想必还不够,官家着重提醒,必有其道理,所以准备从水军再抽调二十营加派去保护采石矶的浮桥。”


    众人同意,对于官家的要求,他们自不敢违背。


    “余下的所有部队暂围困金陵,官家也在信中说了,金陵城不必急攻,如果能使之自行归顺最好,少毁坏民房,荼毒百姓,所以我准备留下三厢人马围困金陵,余下各部将分派去各州县接管城防。”


    “诺!”


    对于曹彬的安排,众人也没有意见。


    “诸位还有什么补充的吗?”曹彬环视众人问道。


    几个大将都摇头,战打到如今,可以说大局已定,往下的选择很多,众人没有异议。


    随后,众人开始商议起具体的细节部署,一直到第二天,各军大将才来开秦淮河,回到军中开始部署。


    各军开始调度,在南唐首都附近,秦军十万大军展开,各司其职,列寨城下,整个金陵已被完全围困。


    而在首都之外,秦军派出官员和军队,开始接管各地,并着力于恢复百姓生产和生活。


    一开始,这样的举动还需小心推进,因为江南尚有残兵。


    而到三月十八日,南面来了消息,南唐大将朱令赟果然领军数万,舰船数百艘,朔江而上。


    不过他的大军才到皖口就停下来不敢前进,因为罗彦环奉曹彬的命令,早在哪设了水寨,驻扎大军,封锁长江。


    朱令赟人多势众,却不敢轻易冲击秦军。


    于是一拖再拖,踌躇不敢东进。


    他犹豫,秦军却没有丝毫犹豫,采石矶附近的秦军水军一万余人,配备炮舰二十艘,大小船只四百余艘,在刘清川,符昭愿率领下火速驰援皖口,准备给予唐军迎头痛击。


    不过在东面援军到达之前,三月十八日正午,朱令赟以百余艘小船为前锋,堆满鱼油,柴薪,准备以火攻进攻秦军水寨,准备用火攻。


    计划一开始进行得很顺利,只是到午后,江面凤向突然变了,不少着火的船只不但没冲入秦军水寨,反而放过来撞进了唐军船队中,一时间局面大乱。


    唐军忙着救火救人,秦军也不敢贸然出击,双方就这样僵持到下午。


    下午,秦军的支援舰队赶到,前锋炮舰立即开火,在江面隔着两里以上的距离,对密集的唐军舰队勐烈打击。


    水军舰炮口径大,炮身重,威力远胜陆军得野战炮。


    战斗持续到晚上,到后半夜,秦军再次发起火攻,配合炮击,到天时,唐军已全线溃败,大量船只沉入江中。


    连他们的主将朱令赟也因旗舰被击沉而落水,才怕上岸边就被罗彦环的部队俘获。


    打到第二天天明时,余下唐军几乎尽数投降了,秦军开始组织船只去江面捞人。


    最终经过两天的战后清点和打扫战场,符昭愿,刘清川,罗彦环立即向东面汇报了皖口的大捷。


    共击沉敌船五十二余艘,击伤众多,缴获三百一十艘,俘获两万余人,至于杀敌多少难以计数,因为夜战加水战,很多人沉入江中,很难统计。


    但主将朱令赟等八十名将官被俘,准备押解到江宁去。


    皖口大捷的消息很快传到江宁,随后曹彬令人修书,送入京城。


    .......


    皖口之战,朱令赟被俘意义重大,意味着南唐最后一支主力武装力量覆灭,自此之后,整个江南只有一座金陵孤城还在南唐掌控之中,而余下的地界都已经失去抵抗,被秦军全面占领。


    得到此消息之后,秦国官员和军队立即加快速度接管各个州县,推行秦国法律。


    .......


    史从云得到皖口大捷的消息时已经是三月二十二,那天他正准备去找萧胡辇交流交流感情,小姑娘来了快三个月了,自己也不能冷落人家。


    不过随后到来的捷报打乱了他的进度。


    听到这个消息的时候,他长长松了口气,随后下令把捷报的消息放出去。


    这下,整个江南就只剩下一座金陵孤城还在困守了。


    战打到这一步,史皇帝放而完全不急了,因为南唐已经没有翻盘的可能,而金陵那地方要补给军队远比北方轻松多了。


    随着官员的派遣,统治的深入,今年开始他们就可以在江南收税来供给大军,就算围上十年都不成问题。


    史皇帝开心起来,立即就去找周女英去了。


    对于历史上北宋灭南唐的战争,史从云其实记得不清楚,因为太快,太干净利落,他只知道李煜其人和后来的宋徽宗可以说贼像,两人在文学艺术上的造诣有多高,在治国理民,军事斗争中的能力就有多拉,很多作为简直是一个模子里刻出来一样。


    他记得印象最深的就是“师至城下累月,后主犹不知”,意思就是北宋军队已经把金陵城围困了几个月,后主李煜还不知道。


    他在国破家亡,大军围城的时候居然还带着小周后花天酒地,请了道士高人来给他讲易经,后来知道情况才大惊失色,和宋徽宗可谓一时瑜亮,卧龙凤雏。


    不过史皇帝转念一想,现在好了,小周后在自己这呢,自己帮他照顾了,说不定他就更关心国家大事了,自己真是个好人啊。


    这么想着,他更是兴冲冲的去找周女英去了。


    三月末,当春风越过大江时,整个江南只有金陵还在困守,史皇帝下令让卢多逊去主持南面的政务工作,尽快恢复除金陵外各州县的秩序,让百姓恢复生产生活。


    至此出兵已经半年,十余万大军在江南攻城拔寨,总体局面完全掌控,一旦金陵城破,整个南唐就亡国了。


    不过在最后关头,史皇帝依旧没有着急,他还是又写信给曹彬,给他说明了,金陵不能打成一片废墟,如果他们抵抗激烈,围着就是了,毕竟那里将来是国家的核心领土之一,重要税源地,用不着打得血海深仇。


    南方的事基本尘埃落定,心情大好,文韬武略的史皇帝目光立即看向北方.......的女人萧胡辇,的现在爽快得很,人逢喜事精神爽,想狠狠的把这小姑娘给办了。